信阳君在旁边微微一笑:“心怀感恩,虔诚为君,家世清白,教养温良,皇上,此女可为帝后。”

皇上看向了信阳君:“朕还不曾从信阳君嘴里听到如此高的评价呢?”

“正常!”信阳君说:“这位是臣封地的谢家女,臣有私心。”

皇上沉默了片刻后,“传朕旨意,今封谢家女,谢氏……”

“小姑娘,你叫什么?”他温和的问我。

“回皇上,臣女谢氏婉婉。”

“好!谢氏婉婉,温婉良善,甚合朕意,封为帝后,择良辰吉日举行大典!”

我的眼里顿时满是光亮,做梦都没有想到,我能成为他的妻子。

但很快,我就发现这件事并不是我想的那般模样。

他说的“甚合朕意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,不是他的心意。

他对我并无男女之情,又或是说,他对被他选进宫的其他姑娘,都没有男女之情。

他是这世上最好的君王,废寝忘食的扑在政事上。

后宫的妃子一等再等,都等不到他的宠幸。

唯有我,能借着帝后的身份和还恩的理由,每月靠近他一两次……

但我不贪心,这样对我来说,就已经很好了。

只是我没想到,这事情还能出现转机,从摄政王抱着孩儿上朝后,朝廷里竟然渐渐的形成了一股子“晒娃”的风气,皇上他,也有些心痒了……

作为皇后,我终于成功侍寝。

他对我很温柔,连续多个晚上,都会来陪我用晚膳,然后……

很快,朝堂上就多出了很多别的声音。

劝他雨露均沾,延绵子嗣。

说我不过是个小小的县令之女,做皇后本就已经是天大的恩德,若是还独占皇上,就不配再为后……

外面下了雪,我担心他下朝后出殿会冷,来给他送衣。

就听见他高坐金殿,语气冷厉:“朕的家事,何时轮到你们来决定了?”

“朕,便是偏爱朕的皇后,你们若是看不惯……那就给朕努力的习惯!”

“昨日朕请天医谷瞧看过朕的身子了,朕,子嗣艰难,今生没有子孙福气。”

“朕已经提前立志,若朕有恙,这江山社稷,就交付给朕的弟弟——摄政王世子阎承瑾!”

“至于后宫那些个当摆设用的妃子,朕这几日就会安排将她们送出宫去……”

出宫的事,他昨晚和我商量过。

若是我不愿守着他,过没有子嗣的一生,我也可以出宫。

但因为我已经侍寝,若是不好再嫁人,他会给我封地,给我金银良田,足够我安稳余生。

可我就是为了他而来,曾经的感恩与仰慕,也在与他的相处中变成了爱慕。

他还在,我便不会走!

我站在殿外,雪花簌簌的落下,过了这个冬日,待春天到来,就只有我陪着他,一年又一年了。

我很欢喜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